忍者ブログ
Time pass by.
トキは、誰がいなくなってもずっと流れるまま。
Admin / Write
2017/07/23 (Sun) 15:3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4/12/20 (Sat) 13:48
#挖个大坑把自己活埋系列#

啊啊啊没有语音的故事好烦啊,而且还是叙述体……
这已经跟少年们讲鬼故事没什么关系了吧(╯°Д°)╯︵ ┻━┻
=================
012.黄色的雨衣

那一天,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分别。
由于我自己下午还要打工,
于是在一大清早送丈夫出门后,
我便立刻将年幼的女儿送往了幼儿园。
天气预报说傍晚会是阴天,
于是我将洗好的衣物晾在屋檐下便出门了。
外面潮湿的空气使我汗流浃背,
连心情也坏了起来。
虽说距离梅雨季节过去还很遥远,但想到工作的地方有空调,我便不是很在意地开始工作了。
我开始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是在那天休息时外出的时候。
云比想象得来得还早,看起来好似马上要下雨一般,
这时我却在工作地点旁边的公园里,看到一个穿着很眼熟的雨衣的小女孩在玩耍。
黄色的雨衣,和黄色的长靴。
明明还没有开始下雨,
她却已经把雨衣的帽子严严实实地套在了头上。
自己的女儿也有件黄色的雨衣,看到那背影便想起了女儿的我,起初只是觉得好可爱啊,并没有察觉到违和的地方。
但是,
仔细看看,在那女孩的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那是个3、4岁大的小女孩。
但她的母亲居然不在身边,
觉得不可思议的我靠近了那个女孩。
“小姑娘,你妈妈呢?”
当我向背对着的女孩这样问的瞬间,
那在沙堆中走来走去的女孩子,
恰巧也停了下来。
但是女孩并没有回头,
而是跑走了。
是吓到她了吗,我这样反省着。
她一定是意识到自己不在妈妈身边所以回去找妈妈了吧。
而就在我结束了工作,从工作的地方出来准备去接女儿的时候。
倏地,转头看向公园,
那女孩果然还在沙堆上玩耍着。
严严实实地穿着雨衣,
那背对着这边的身影仿佛在拼命地挖掘着沙堆上的沙子。
想着或许她家离这里很近吧,
我急急忙忙赶向幼儿园去接女儿。
而在那里,却听幼儿园的老师说,
女儿的雨衣不知什么时候沾满了泥土。
因为傍晚下了小阵雨的关系,
今天没有让孩子们去外面玩,
理应不会把雨衣弄脏才对。
但拿回来的雨衣确实脏兮兮的,尤其是在袖子的地方沾满了泥,变成了黑色。
虽然老师说,这一定是谁的恶作剧,
但毫无疑问是件让人不太舒服的事。
我将雨衣带回家,立刻便清洗起泥污来。
洗到袖子部分的时候,
一瞬,仿佛桶中的泥水全都被染红了一般,
吓得我缩起手来。
但是,无论再怎么看,桶中都只是沾了泥污而变脏的黑水而已。
到头来,直到我把它洗干净也没再发生什么事。
翌日,
我一如既往地把女儿送往幼儿园,
并将洗干净的雨衣交给了老师。
那天的午后,
工作的休息时间,我又一次地
在公园里看到了穿着黄色雨衣的女孩。
与昨天不同,
今天是个大晴天,完全看不出要下雨的样子。
于是可爱的东西
也变得让人毛骨悚然了起来。
而,就在那时,我发觉了。
那女孩穿着的黄色雨衣。
本来只是觉得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但确是跟女儿的那件完全一样。
我忽地背后一冷,
立刻给幼儿园打去了电话。
询问女儿的雨衣在哪里。
却得到了,让人惊奇的回答。
这次是不知何时,
变得全身都是泥了。
再看向公园的时候,
之前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感到恐惧的我,
立刻向工作的地方请假早退,
准备去接女儿。
可是就当我穿过公园的时候,
仿佛感觉到,在身后有个小小的脚步声跟了上来。
如果加快脚步,
那小小的脚步声便也会加快。
过于恐慌的我不假思索地站住了脚,
而这时脚边传来了小小的声音。
“原来……不是妈妈啊。”
我猛地回过头去看向脚边,
可是那里空无一人。
而这是我后来才听说的事情。
曾经有个女孩在那个公园里被人带走了,就此音信全无。
那个女孩,
最喜欢黄色的雨衣,
每当梅雨季节便会天天都穿着它……
或许,
是把和女儿一起走过那里的我,
错认成了她的妈妈吧。
PR
2014/12/19 (Fri) 07:50
#挖个大坑把自己活埋系列#

011.医院的某房间

“现在我要讲述的……是关于距离这条街稍有距离的一间医院的故事。”
“虽说在几年前就已经倒闭了,但……似乎曾是间很大的医院。看起来病房可以容纳相当多的人数,而且在过去看来,也是很稀有的高层建筑。”
“那间医院,
自从那绝无仅有的一次手术失误开始……
一切都变得失控了。”
“当时,那里有着许多优秀的医生,也曾克服了许多困难的手术。直到有一天,一位患了难治之症的女性来到这里。”
“手术的成功率很低,
而以那位女性的体力是否能坚持下来也是未知数。”
“但是,那位女性……却希望进行手术。
因为有结下婚约的青年在等着她。为了和他的未来,所以她想要克服病魔。”
“而医生,也接受了她的意愿,决定进行手术。”
“手术……姑且,算是成功了。
可是她的意识却一直没有回来。”
“一个月,两个月,
女性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只是沉睡着。”
“可是,偶尔……
她会无意识地念着那位青年的名字。”
“虽然手术本身是成功了,但同样对她柔弱的身体造成了巨大负担。因此自那之后的半年,她一直都没能醒过来……”
“结下婚约的青年,为了照看她,几乎每天都要拜访那家医院……”
“却在有一天,前往医院的途中,遭遇事故而殒命。
于是,就好似要追随而去般……
她的状况也急速地恶化,就那样再也没能醒来。”
“……总觉得,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嗯,是啊……可是呢,
却没能就这样悲伤的结尾。”
“或许是因为他们直到最后也没能留下只言片语,就这样分别失了性命的缘故,那位女性,就像是为了寻找那位青年一般四处彷徨起来。”
“说是这么说啦,可你是想表达她成了幽灵吗?”
“…………或许,是吧……
也许那个四处彷徨的,就是那位女性的灵。
只是,她每次一定会去的……
就是那间手术室。”
“诶……不是医院里?
也不是那位青年的出事现场?”
“没错……
就来回在她住过的病房,和手术室之间的路上……”
“在那间手术室里进行手术的医生和护士,
有很多人都看到过。”
“……话是这么说,但也不是那种在大白天就会清清楚楚看到的样子……只是,在某个瞬间忽然察觉到,的样子。”
“有什么东西……
在那个地方。”
“自那之后,看到女性的灵的次数逐渐增加……就像是,依循着什么规律在寻找着谁的感觉。”
“……没错,她在寻找着。
那个杀掉了自己心爱的青年的,凶手……”
  HOME   1  2  3  4  5  6  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