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pass by.
トキは、誰がいなくなってもずっと流れるまま。
Admin / Write
2017/11/23 (Thu) 18:0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4/10/13 (Mon) 02:10
#挖个大坑把自己活埋系列#

008.深夜的道口

“……这个道口啊……基本没什么人经过。”
“所以,不说天亮的时候,在深夜,基本上没有人从这里走……”
“附近也没什么住宅,真的是个……使用率低下的地方。”
“当然,在夜里也不会有电车通过……所以护栏也不会放下来。”
“可是呢……非——常偶然地……有人听到了。”
“在深夜响起的……护栏放下的声音。”
“混杂着风声,很小声的……响起铛铛铛的声音。”
“离这里最近的那家人说,在白天,这个响声吵得人烦。可是啊,到了深夜再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肯定会……变得非常小声,像是要消失一样。”
“……有没有,看到的人?”
“…………唔,这个不知道。只是……虽然不知道护栏有没有放下,但似乎是有个附近路过的男子,经过这个道口的时候,从远处看到一个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的小影子。”
“一动不动地,那个像小孩子一样的影子,一直抬头看着护栏。”
“于是,觉得有些蹊跷的男子,不打算靠近那边,而是准备转身离开道口的瞬间——”
“似乎听到了,很小声的……铛铛铛……像是护栏放下的声音。”
“之后,那个男子在第二天的新闻上知道了一件事。”
“深夜,在那个地方……有个小男孩,像是被什么猛烈破坏了一般,死去了……”
“在电车始发时间之前,有个遛狗的老爷爷发现了他。可是却完全没有目击情报。”
“微妙的是……那个遗体的状态。不像是被车子剐到……而是好像,被什么长长的棒状物体,从身体的中心穿过一样,彻底地破坏掉了……”
“孝臣也好你也好……都胆子太小啦!”
“那件事,到最后也只是个传说而已。有没有那种情况,根本是毫无根据的。”
“对于孝臣来说,是不是刺激稍——微有点强啊?”
“……嗯,似乎,是呢……我,先回去了。”
“噢噢,好像,是……真的吓到了?要送你吗?”
“不、要、紧……”
“我,我说……你不要紧吗?总之,那家伙的话……应该没事的。”
“…………我,没事。”
“……你这么青白着一张脸,也没有说服力啊……抱歉,我没打算把你吓成这样的……”
“我送你,一起回去吧。”
PR
2014/10/12 (Sun) 03:11
#挖个大坑把自己活埋系列#

007.在电梯门口等待的人

“那么……就我先开始吧。”
“虽然又是说的我们学校的事情……关于大家平时在使用的那个电梯,其实也有一个怪谈。”
“虽然在平时,运动社团啊学生会啊,都会有学生留到很晚。
但是有个规矩,在周三的傍晚……社团和学生会一定都会停止活动,让大家回家去。”
“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呢。”
“说是教师指导交流会?之类的东西?虽然不太明白,但是每周都会在周三举办呢。”
“嗯,也有这个原因。另外社团活动的学生总是太过勉强自己,又是晨练又是放学熬到很晚的……唔,也是希望大家多休息这样的感觉。”
“哦,原来是这样啊……”
“基本上,包括学生会事务在内,在那天,只要到了时间就会让大家全都回家去。”
“可是……某天,一个学生忘了东西,回学校来取。
大门当然是关闭的,于是学生向后门的警卫室说明了情况,进到学校里来。”
“就这样平安的在教室找到遗忘的物品,正准备回去的时候……
在夕阳渲染下变成橙红色的电梯口那里,有一个少女背靠在稍远的一年级鞋柜上。”
“那个学生本以为少女和自己一样,也是忘记了什么东西。但,正想上去打个招呼的时候……内心却充满了微妙的违和感。”
“……少女她,穿着没见过的水手服。本以为是同校的那个学生,忽然想到怎么会有他校的学生这个时间一个人在这里呢,于是对眼前的状况产生了怀疑。”
“对于要不要搭话,一瞬间,犹豫了起来。”
“可就在那个瞬间——”
“少女却不声不响地嗖嗖嗖接近了自己。
明明有着大约5米的距离,却在2秒间就缩至无形。”
“长发垂落下来,看不到表情的少女,仿佛在从下方观察着那个学生一般,一点点抬起指尖……”
“从水手服的袖口伸出的,有着长指甲的细长手指,向自己靠近着……”
“实在难以忍受的学生,把少女的手挥开,反身一溜烟逃走了。”
“就连头都没有回过,那个学生只是一味地,向着校门的方向奔跑着。”
“然后,在即将穿过大门的那个瞬间……——”
“不是……你。”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吓、吓我一跳……”
“我……我也……吓到了……
刚才阿千的惨叫最吓人了……”
“啊哈,抱歉。可是,就是吓人嘛。”
“刚才那个,就是结局了吗?那,接下来是我咯~”
  HOME   1  2  3  4  5  6  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