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pass by.
トキは、誰がいなくなってもずっと流れるまま。
Admin / Write
2017/09/23 (Sat) 14:3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4/12/19 (Fri) 07:50
#挖个大坑把自己活埋系列#

011.医院的某房间

“现在我要讲述的……是关于距离这条街稍有距离的一间医院的故事。”
“虽说在几年前就已经倒闭了,但……似乎曾是间很大的医院。看起来病房可以容纳相当多的人数,而且在过去看来,也是很稀有的高层建筑。”
“那间医院,
自从那绝无仅有的一次手术失误开始……
一切都变得失控了。”
“当时,那里有着许多优秀的医生,也曾克服了许多困难的手术。直到有一天,一位患了难治之症的女性来到这里。”
“手术的成功率很低,
而以那位女性的体力是否能坚持下来也是未知数。”
“但是,那位女性……却希望进行手术。
因为有结下婚约的青年在等着她。为了和他的未来,所以她想要克服病魔。”
“而医生,也接受了她的意愿,决定进行手术。”
“手术……姑且,算是成功了。
可是她的意识却一直没有回来。”
“一个月,两个月,
女性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只是沉睡着。”
“可是,偶尔……
她会无意识地念着那位青年的名字。”
“虽然手术本身是成功了,但同样对她柔弱的身体造成了巨大负担。因此自那之后的半年,她一直都没能醒过来……”
“结下婚约的青年,为了照看她,几乎每天都要拜访那家医院……”
“却在有一天,前往医院的途中,遭遇事故而殒命。
于是,就好似要追随而去般……
她的状况也急速地恶化,就那样再也没能醒来。”
“……总觉得,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嗯,是啊……可是呢,
却没能就这样悲伤的结尾。”
“或许是因为他们直到最后也没能留下只言片语,就这样分别失了性命的缘故,那位女性,就像是为了寻找那位青年一般四处彷徨起来。”
“说是这么说啦,可你是想表达她成了幽灵吗?”
“…………或许,是吧……
也许那个四处彷徨的,就是那位女性的灵。
只是,她每次一定会去的……
就是那间手术室。”
“诶……不是医院里?
也不是那位青年的出事现场?”
“没错……
就来回在她住过的病房,和手术室之间的路上……”
“在那间手术室里进行手术的医生和护士,
有很多人都看到过。”
“……话是这么说,但也不是那种在大白天就会清清楚楚看到的样子……只是,在某个瞬间忽然察觉到,的样子。”
“有什么东西……
在那个地方。”
“自那之后,看到女性的灵的次数逐渐增加……就像是,依循着什么规律在寻找着谁的感觉。”
“……没错,她在寻找着。
那个杀掉了自己心爱的青年的,凶手……”
PR
2014/12/14 (Sun) 04:25
#挖个大坑把自己活埋系列#

《记录的地平线》好好看啊呜呜TUT
看完顺手翻一篇……结果还挺长【。
===================

010.隧道

“在良太家附近,不是有个公园么?
从那里再往前走走,
有个很短的隧道,你们知道吗?”
“啊,嗯……知道。
最近,新闻上还说那里有歹徒出没。”
“嗯,就是那个隧道了。
关于歹徒出没的事情,虽然我也在新闻上看到了,但其实,并不是最近才开始在那里发生这种事件的。”
“啊不过,因为毕竟跟我家还有些距离……
对于实际住在那边的你们来说,也许是经常听到的事情呢。”
“……孝臣,你知道吗?”
“……大概,不知道吧。”
“在那条隧道被害的人,全都是女性。而且,都是年纪在15、16岁~20出头的女性。”
“一开始,似乎警察也是定性为专门盯着这个年纪女性下手的犯人,以这个标准来搜查的样子……
但无论是过去的事件,还是最近又发生的事件,都……
从被袭击的女性们的伤痕看来,就好像是被野兽撕咬过一样,有着极深的伤口。”
“呜哇……好血腥。
要是那些被吃得破破烂烂的尸体什么的,活生生的出现了可怎么办呐。”
“………………”
“诶,慢着,孝臣同学?
喂,你在往耳朵里塞什么东西啊?
只塞你自己的也太过分——”
“那边,先安静一下。”
“虽说是被撕咬过一样……
也并没到缺胳膊少腿那种程度……
不过,尽管如此,那血淋淋的伤口,
也让有些人怀疑,并不是单纯的有歹徒出没而已。”
“而且,在那个隧道……
曾经有人见过一个戴着面具的奇怪男人。”
“因为觉得很可疑,警察也进行过探查和埋伏,但一直没法确定他就是犯人……”
“而且现在,在新闻里播出的那件事,似乎还在继续进行搜查的样子,说不定还会和过去发生的事件联系起来做个特辑什么的呢。”
“过去那些事件的女性被害人们,都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被谁、被什么样的人物所袭击的。”
“不管做了多少调查,
不论媒体有多么对她们纠缠不休,
在这一点上,大家,全都缄默不言。”
“但是……实际上,在多年前的某次事件,
最初的女性被害人曾经有过这样的证言:”
“他说我……没办法杀掉他。”
“那位女性的脖子到肩膀部分,留下了巨大的爪痕,可是,她却仿佛在梦呓一般,一直说着:他……在寻找着。”
“根据那位女性的证言,警察也曾经追查过当初那个可疑的男人。可就在那期间,那位最初的女性受害人却消失了。”
“无论是工作地点还是家中,都找不到她……”
“就这样,直到开始出现新的受害者的时候……
在某个道口附近,
终于找到了那位女性。”
“以一种……
整个下半身都被野兽吃光的状态……”
    1  2  3  4  5  6  7  8  9  10 
忍者ブログ [PR]